王牌专题研究 NEWS

王牌智库||为什么县级平台公司违约比例越来越高?

时间:2019-07-10来源:王牌智库 作者:acebm 点击:
  

  自2018年城投非标融资开启违约以来,牢不可破的城投信仰受到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今年上半年已有23款政信产品无法按时偿还贷款本息而违约(包含担保主体为融资平台的产品),而2018年全年的数量仅有23款。
 
  这一数量为记者根据公开新闻报道整理而得,可能并不十分准确,但大体上反映出违约增加的趋势。机构人士辗转各地催收、城投公司各方筹款便是这一趋势的注脚。
 
  当然这些产品只是被报道的一部分,如果加上未被公开的案例必将更多。不过,即便这些被爆出的违约案例也呈现一些特点,下面着重分析。
 
  1)产品种类多元
 
  23款违约案例包含信托、私募基金、期货资管、金交所定融、租赁等产品类型。前四类产品因为涉及到大众投资者,机构发布到期无法兑付或者延期的公告为外界所知,亦有投资者爆料。租赁机构无法回收资金后,会向媒体爆料。
 
  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之间存在广泛的合作,即便有违约也很少会自动爆出,目前尚没有看到这类案例。
 
  去年8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SCP001无法兑付。这是第一只违约的城投债,震撼市场,城投信仰遭到严重冲击。但违约后两天,兵团六师国资偿还了债券本息。今年上半年,尚无城投债公开违约的案例,地方即便无法支付非标资金,也会全力保障公开债券的兑付。
 
  据了解,在地方融资平台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其对各类金融产品的偿还顺序大致如下:
 
  公开债券>信贷>信托等资管产品>租赁>应付款(必要情况下,也会先于信贷兑付信托等资管产品,因为这类产品涉及到一定数量的投资者)
 
  2)涉及多个省份
 
  23款产品主要涉及贵州、内蒙、云南、青海、陕西、四川、甘肃、湖南等省(自治区)。其中,部分省份债务率较高。2017年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城投公司的监管升级,城投再融资压力较大。
 
  3)违约主体县级城投居多
 
  23个违约案例中,违约主体为县级的案例共17个,占比达74%。另外有四个融资主体为市级平台,包括两个内蒙古阿拉善市级平台、一个湖南湘潭市级平台、一个甘肃庆阳市级平台。
 
  两个省级案例均涉及青海省投资集团公司。青海省投资金较为紧张,今年2月青海省投两笔债券因“技术原因”延时兑付。
 
  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末青海省投有息债务中28.1亿元逾期未偿还,即对金融机构的债务28.1亿元已逾期,其中,银行贷款、信托贷款、资产重组、保理融资本金逾期22.06亿元,利息逾期0.98亿元;融资租赁业务本金逾期3.62亿元,利息逾期0.59亿元;银行承兑汇票逾期0.85亿元。
 
  县级融资主体中,涉及贵州独山县的案例较多。今年年初,央视《焦点访谈》罕见报道了贵州省独山县下司镇“古韵布依·水上下司”项目融资多处违规、欠下大笔债务的问题。
 
  4)区域城投互保频繁
 
  违约的案例中,区域间城投的互保比较常见,而这可能会加剧区域信用风险传导。比如在一款信托产品中,阿拉善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融资主体,阿拉善滨河金沙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为其担保。在一款租赁产品中,融资主体和担保主体则出现对调。
 
  5)其他
 
  23款违约案例中,中江信托和中泰信托涉及较多。


上一篇:王牌商学院||从海南“共享农庄”到西安“共享村落”,乡村振兴背景下的乡村共享经济模式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