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说城 NEWS

王牌说城||读懂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引领促进高质量发展”,先读懂北龙湖金融岛数字经济

时间:2019-06-21来源:王牌智库 作者:acebm 点击:
  6月15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徐立毅在郑州会见了参加“强网杯”系列活动的部分院士及企业代表,共话数字经济。徐立毅强调郑州要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引领促进高质量发展。
 
  此前,6月10日上午,徐立毅到郑州,下午就到了北龙湖金融岛展厅进行视察工作,徐书记看中的也正是北龙湖金融岛背后的数字经济。
 

 
  为啥是北龙湖金融岛
 
  2019年6月11日上午9点30分,郑州市领导干部会议上,徐立毅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
 
  徐书记6月10日上午到郑州,下午就到了北龙湖金融岛展厅进行视察工作。
 
  问题来了:为什么是北龙湖金融岛,最先受徐书记垂青?
 
  有人推测,一是北龙湖金融岛“一鸣惊人”的天时、地利、人和条件统统具备。(1)北龙湖金融岛内环和外环共42栋楼宇已经全部封顶,进入内部装修阶段。(2)如意东路和中央大道对接即将贯通。(3)徐书记第一站选择北龙湖金融岛,政策、资金、人才、人流等要素也会随之快速聚集于此。
 
  二是北龙湖金融岛有个“科技城”。资料显示,清华附中·启迪郑东科技城项目总用地面积约800亩,科技园园区(含公寓、写字楼、商业、酒店等)占地约300亩,配套住宅占地约200亩,其余300亩为清华附中校区占地。这与徐立毅在余杭区委书记任上主打“未来科技城”“金名片”类似。2011年12月,余杭新一届领导班子到位后第一个专题会议的内容就是研究未来科技城建设。徐立毅说,“未来科技城承担着余杭转型升级的重任,是余杭经济能否出现重大转折的关键”。
 
  这两个推测有理有据,但解释力稍显不足,解释范围有限。
 
  最具解释力的答案应该是:徐书记看中的是北龙湖金融岛背后的数字经济。
 
  将数字经济当作“一号工程”来抓
 
  徐书记担任杭州市长时期,将数字经济当作“一号工程”来抓,提出了把杭州打造成“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目标。
 
  我们简要摘选了部分徐书记关于数字经济的论述:
 
  2018年半年度杭州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徐书记强调,各级各部门一要以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为重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大数字科技创新力度,挖掘新零售、健康、旅游等内需潜力,抓好重大项目谋划盯引,有效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同时,以数字化政府转型为重点,加快重点领域改革。深入推进“移动办事之城”建设,拓宽“城市数据大脑”应用领域,深化工程建设项目审批改革,加快国资国企改革,以政府改革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加法”和“乘法”。
 
  2018年10月17日在部分企业座谈会上,徐立毅强调,要全面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按照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的目标,深入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加快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为企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注入更强动能。
 
  将数字经济作为读懂杭州的切入点和抓手,从杭州经济社会发展实践来看,证明是一条可行的、成功的高质量发展之路。可以预期,徐书记主政郑州,也会“锚定”数字经济不放松,延续借助数字经济驱动城市发展的施政理念。
 
  一句话,数字经济,才是徐书记首站视察北龙湖金融岛的初衷!
 
  数字经济代表着潜力、活力、创新力
 
  徐书记为何如此偏爱数字经济?
 
  答案很简单:有厚利可图!
 
  数字经济是一种指数型增长经济,代表着经济发展的潜力、活力和创新力。
 
  先说数字经济的发展潜力。
 
  6月10日,联合国发布全球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纲领性报告——《数字相互依存的时代——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报告》。报告呼吁,建设包容性数字经济和社会,实现跨领域的数字技术国际合作。
 
  作为联合主席的马云在现场提醒公众,数字经济天然具有普惠的特征,“如果你认为数字革命是一个问题,那么问题才刚刚开始;而如果你认为数字革命是机会,那么机会才刚刚开始”,因此“不要让担忧阻止我们最大限度地利用数字革命带来的机会”。
 
  再说数字经济的发展活力。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4.8%。同时,数字经济在“增效提质”方面也有突出贡献:工信部统计数据显示,在305个智能制造示范项目中,数字化转型使生产效率平均提升37.6%,能源利用率平均提升16.1%,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1.2%。
 
  最后说数字经济的创新力。
 
  数字经济的创新力也已经在旅游、餐饮、农业等领域得到凸显。比如,借助抖音背后的网红数字经济,西安一跃成为“抖音之城”;饿了吗加快数字化生态平台建设,打造餐饮配送生态服务,加快拓展核心配送竞争力(无人配送);无论是海南的“共享农庄”,还是西安高岭的“共享村落”,都是释放数字经济红利的典型案例。
 
  一句话,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新经济时代的“弄潮儿”!
 
  政府治理最大的挑战:如何对数字企业征税
 
  必须警醒:数字经济虽然红利多多,但是对政府治理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数字经济时代,政府面临的最大治理挑战是,如何对数字企业征税?
 
  传统征税方式是以工厂、企业为单位征收法人税,而数字企业依托跨境电子商务的便利条件,能够巧妙地避开了许多国家政府税务管理。欧洲委员会预测,普通企业的税率约为利润的20%,而跨国互联网巨头纳税率只有9%,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各国税务部门无法掌握数字企业在本国经营的实际情况。然而遗憾的是,世界范围内并没有可供借鉴的成熟经验,这需要摸索和全球间的合作!
 
  一句话,如何对数字企业征税,是政府在数字经济时代面临的最大治理挑战。政府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并拿出解决问题的预案。


上一篇:【王牌财经观察】||热点追踪:引入外资,狼来了还是羊来了?

下一篇:没有了